收藏本站官网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289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88 | 回复0 | 2020-5-22 22: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因为梨花一握的纤腰》
文/叶小松

黑夜带着我的鼻涕
飞了好几栋楼
农历某年,望月初七
电视节目组带着谶纬大师
透过摄像头朦朦胧胧的景色
飞过松嫩平原某处
有剌的玫瑰园

带眼镜的诗人和不带眼镜的女记者
萍水相逢,他们没有握手
也没有亲吻,因为当时的天气
不适合雨中带露
因为梨花一握的纤腰
不适合抚摸

列夫托尔斯泰,曾经
和我一样赤膊上阵,吃饭
没有别的故事
天太热了,厨房
只容得下一条鲤鱼
痛苦地翻滚。我是一个南方人
非常渴望和梅花鹿(在我心中常有小鹿
纯子的位子)发生一次强有力的
碰撞——



《与己书》
文/透彻的心66(江苏)

秋意的枫叶,让文字
挽着河
驮着村落。冬雪的惨白
在黑夜扶着星辰

留下几行方格,用于春天墓碑
握紧名字

把夏荷的挽歌找回,烘干血液
的高贵。如果
有来世
还是选择做一粒尘埃



《河里的石头》
文/透彻的心66(江苏)

神与佛的雕像,与河里的
石头
静坐。都成了山的碎骨
就是不开口

鱼儿的香吻,水草的柔指
唤醒
石头的记忆。欢畅的水流
听到石头
躺在河床的肋骨上哭泣

可是
不是玉石,没有人
弯腰捡起
年复一年陪伴着
日出日落,潮涨潮落
——竟忘了
今夕何年某月



《老岳父》
文/沈章宝

没了牙齿的嘴
瘪的像泄了气的两片皮
岁月的流水在腮帮
流出了两个小小漩涡

没有老伴的寂寞
以勤俭节约的剩菜剩饭为主
琴棋书画一窍不通
还好,会一点没有门派的太极

茶叶压弯了他的脊骨
每天几十公里的来来回回
在晚年让他的双脚浮肿
一个人占着一百多平米的空间

享受出门一把锁
进门一盏灯的清静
我们偶尔上门考察他的日常
激动的嘴唇像打碎了他的话夹

老岳父最开心的事情
就是我这个外姓人去看他
领着我一会去菜市一会在小区溜腿
形影不离陪伴在前后



《写在纸上的名字》
文/海记

天空压得很低,好像在告诉所有人
下雨是迟早的事
当然不排除,随时亮出太阳的可能
丹樵公路的小道上
熟透了的胡桃果沉寂在地,有时一脚两个
像踏着气球的感觉,听到熟悉的声响
弹跳在心

闪电看上去是一种击中远方的痛
在这城市的天空下
撕裂出思念的碎片,你那里下雨了吗
我在我的世界里琢磨你
写下一撇一竖……



《主人》
文/钟庸

我望向主人的庄园里
收纳着一枝花的精魂

从围栏内向外看街道
行人三三两两
神情慌慌张张

路上黄犬追逐蝴蝶乱跑
廉价面包铺蒸发麦子

邻居家的老人摇椅上正酣
在一杯茶里度过一个春天

主人呐,你说你要宴请八方
来的灵魂林林总总
来的人们稀稀拉拉

主人呐,你吃着麦谷和土豆
我只是大口大口嚼着乳猪和牛排



《山雨野趣》
文/水箬野客

细雨如丝,山并不沉寂
满眼的绿,使人心跳
白色的水鸟打着旋的飞
忽而穿过行客乡思的雨

远处,一头黄牛
啃食属于它的草原
一只水鸟落在牛背上
唱着没有竹笛的牧歌

池塘,绿蚁新醅的酒
田蛙微醉
朦胧的眼神儿
打量一个朦胧的世界

涨满的小河,一条鲤鱼
跃出水面,也想凑个热闹
多嘴的草虫无视它的存在
说些听不懂的谶语

羊群,是天空落下的云朵
一声响鞭
赶着暮色归来
夜,悄悄降临

只有山野
也只有这偏远的山野
才有这细雨如梦的野趣



《五月书(组诗)》
文/占东海

@蔷薇花开

粉色啼哭,更多爱的香如球状闪电
婚礼在雨水淋湿的
暮色的原野举行
那么多恋人,有些羞涩

篱笆墙养了成群的虎,眼中刺如我
夜晚,萤火虫灯燦烂
祝福一对对新人吧!
我枯萎的枝再一次发了芽

@五月书

雨水那么湍急,瘦的河开始肥胖
泥鳅,鲫鱼随波畅游
螺丝停哪,哪就有舒适的柔软的苔藓
宅生活那么美,伸伸触角
扭动脖子和胳膊

通向田野的木桥的
木头上,长满木耳
它们有聆听失足溺水者呼叫的习惯
有好事者推我下水,麦子秸秆的金色香尖锐
扑入耳朵,翻滚着爬上岸。仿如藤蔓

@麦子

布谷鸟的声音有铜质的芬芳
抛向田里的秧苗都有剑客的情结

面包已熟,江湖在书本上
长了脚,穿过田埂时长满绿锈



《最后的情诗》
文/麦子

他跋山涉川
将你的名字
刻在汉中的青木川古镇的古街上
一砖一壁
一思一念

他不是古镇的侵袭者
他的悲伤太重
从阳关到青木川
从月牙泉到石门栈道
一路追寻

有人说
他是诗人
一个悲情的诗人
江河湖海
他的脚步丈量着
钟情于
他的每一寸土地

他说:
我为何这样痛苦
是仓央嘉措带走了
一个叫仁增旺姆的姑娘
还是圣洁的雪山
从来没有雪

他仍在追寻
这无望的世间
为一个俗世的女子
写下最后一首诗

如果你错过诗人的最后一首诗
那一定是情诗
那是生命走进围城
最后一首情诗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288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290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