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官网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271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50 | 回复6 | 2020-4-3 22: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短命先生》
文/暮子

古老陈旧的湖水失了身,
与湖边浣衣女子的棒槌声交媾,
黑水逐渐流入湖泊,
冒起白色水花。

在窗子里的是守望山川的失魂男子,
窗外的浣女是另一片鲜活的土地,
路旁种栽着砍成两截的天空,
天空生长着七零八落的香草。

男子挽起衣袖收割着田地里的短句,
那些长句随着镰刀进入了六月的谷仓,
遗留的生命翘首楚盼,
与短命先生守望山川。

女子载着升起的红阳回归,
男子看见的是漫漫长夜,
短命先生的命不短,
它的尽头是永世的黑暗。



《爱他的女人》

清明了
青青的梅子挂满枝头
爸爸要回故乡一趟
那里有两个最爱他的女人
一个沉睡在地底
一个忙碌在山里田里

他的个子将变矮
在刚刚修剪过的土堆旁
他的身子被拉长
在踮起脚尖摘梅子时

城里也有两个爱他的女人
一个急于满口袋
一个忙着满脑袋

他曾像挺拔的树
将雏鸟似的她们高高举起
如今失去所有光鲜
仍要做光秃秃的木梯
顶着她们向上



《这一年,桃花又开》
文/透彻的心66(江苏)

这一年,在三月虚构着
那么多。桃花又开
开了就走
一幅失踪情节的画

放下身心,在如期相欠的
迂回里。一树红颜

似美人梅,也走在被风扫过的
星辰里。时光找到了
头绪
一白一黑同行的弦



《走过雪路》
文/那一片蓝天

雪偶尔覆盖来回的路
心却接连不断的颤栗

驾驶人生的车轮
有时拐的并不从容
柔肠百回处往往就是伤心落泪地

走过直路,转过弯道
跨过桥梁,驶过悬崖
路漫漫其修远兮
双手握不住自己的命运
时时能看到前方狰狞的面孔

这个季节没有鲜花盛开
终点没有掌声欢呼
只有白茫茫的天地
迎合你空旷的心情

一路谨慎吧
命运永远掌握在自己和别人的手中



《四月,我给春天写一首诗》
文/沈章宝

四月,我给春天写一首诗
寄给清明
雨,纷纷扬扬
打湿了龙山半腰的墓碑

提一些酒水和糕点
还有一袋炒熟的花生米
去尽一份孝心
腿脚却被COVID-19捆绑

往年的风雨再大
都会像迁徙的鸟一样执着
去给石头上的名字擦拭
再叩上几个响头

檀香缭绕
迫不及待地飘出窗榻
哪怕被雨水淋湿
也在所不惜飞向松针守护的山岗

今年,因为意外
坚守一份职责
只能让思念抚摸生前的笑容
任凭窗外的桃花雨滴落



《野》
文/鹰眼

四月若有烈火
不是繁花便是你,凤凰的身体

三季恪守的清河,冬日凝冰
你来
化解一切苦厄

我的扁舟,摇晃只为寻一片浪花
这幽深的山河呀,
我是不是你等待了千年的任性?



《为别人生活》
文/荒草

凭什么,风要别我而去
凭什么,雨要打在我衣
这个深夜啊,灯也不曾开起
我像个幽魂,游荡在冷寂的空屋

凭什么,在凄清的夜里睡去
凭什么,在冷寂的清晨醒来
重重,重重烦恼将我来溺死水中
粒粒,粒粒红尘要将我埋葬在松树下

啊!我的梦
啊!我的人生
在这溟溟的雨里
踯躅的徘徊着
到处愁和苦

你在哭些什么,你在笑些什么
哭我像个戏子,笑我像个戏子
唱别人的戏,过别人的日子
自己却像朵萎顿的花
慢慢,慢慢
直至逐渐凋零

玉兰呀玉兰,从水面的波澜里飘起
芙蓉呀芙蓉,在乔木的枝梢上盛开
你凄婉地飘进我的小小的窗儿
你缘何咽泪,又缘何痴痴笑
徘徊,徘徊
徘徊在这空屋



《深夜,坐在廊前》
文/小建

一个坐相独思的人
把自已陷入,某种沉思的
记忆。抛弃过人世间的虚词
又被虚词拥抱过

一场夜宴,坐在廊前
在虚与实里度过
而我在写满真言的
素笺上,残留着
康乃馨的香甜



《血魂局》
文/蓝冰

历史选择遗忘来修复创伤
记忆刻画的形象假为人饰
风声潜隐在哀歌之下
像守一根弦,守住时间和苍老
岁月浪迹长路时总会说唱大雨
等候自我荒诞涂完生活的色彩
黑夜会孤独的看破云层
像泥靴子里两片濯净双足的玉
守住永不见面的爱情,守住洁净的
死亡的悼词和天国的羊群
无论风声远遁或是近隐
追悼者会用言语卡住乌鸦的喉咙
让死亡的嗅觉腐烂丧声的水面
肃穆和静默爬满灰色面庞
河流枯瘦如歌,盐的史诗
在上游如冰山,下游如泪水
寒冷的手指剥开莲花和歌声
如梦的一壶烟雨飞散了魂魄
狐心向远方厚土朝拜,夜的影子
在茫茫大海,倒在黎明的血泊中



《锦绣华章》
文/钟庸

“凡夫俗子厚积薄发的妙手偶得,只是我随便一语的天然古新。——陈政华《剑来》”

驮着落日我普度晚霞,像余晖的马
踏醉了众神的酒酿。
纵使你哪日朝歌而归,暮吟而来
我也不会在意,就像狸猫的眼睛里
端坐着一尊佛像
目睹过太多的诗篇死在云端,死在
你我拥吻的那一晚,雪落江南
万马归川。
倘若我用绚烂的排比,能不能铺垫出
诗歌一样浩荡的盛唐
倘若我用哀艳的隐喻,能不能模仿出
满目风华的宋词元曲
我能不能用唐宋元明清,谱出一首天地不容的诗作
时辰在时辰里为我加冕,星辰在星辰中为我孤亮
我诉说岁月漫长,云鸟森兽
百代不过一本书的厚度,又如何丈量黄河的体量
我自尘嚣中飞扬,也归于尘俗中腐朽
孤独诗人就让他孤独死去,怀抱着一枝干枯的牡丹入墓
我的琴马招摇,我的神思不敏。



《舞步》
文/浆糊

窗外的风
让一些事物的骨头得以生长
那些奔走于世间的恩怨
正徘徊于忘记疼痛的边缘

没有谁能够与岁月匹配
那些迂回的坡度正在削减
被放大的图腾里
一束柳枝  便将春的色相泄露

张扬的风铃  用春天的高音
唱出柳絮  鱼戏 鸟鸣以及虫吟
这个时候  我不需要任何理由
只用纸笔  勾勒  皴染



《姿态》
文/安静

落日藏进远山的青黛
余晖的暖光补衬湖水的宽广
村庄低矮的形状,重叠
父辈耕归的身影,单薄的
如同堰梗,狭小却坚挺承重着
一湖的暮色和生活的底蕴

当,炊烟袅袅飘出屋顶
村落,从喧嚣走向寂静
归来的声音里,疲惫带着欢愉
看,霞光目送尘埃
听,黎明唤醒春行



《诗歌天下》
文/方圆

诗歌是一片羽毛
轻渺渺,轻渺渺
随风飘扬,随水流淌

诗歌是只魅狐妖
色眯眯,色眯眯
随心而动,随意而行

诗歌是握不住的沙
却又舍不得扬了它
诗歌是乡间的小路
九曲十八弯的小曲
永远也唱不完的情歌

诗歌,诗歌
我要送你回家



《清明》
文/华灵

1

本来寄希望于一场哭泣
不料竟哽咽无语
今次我只所以勇敢来见你
是因为准备了一吨泪水
和一万句向你倾诉的话语
可当我虔诚跪在您坟前
此刻却哽咽无语
如同鱼鹰卡住了脖子
如同水坝阻断了流急
这种情境置我于彷徨无地
九年前  您搬到这里
那时才刚五十七
您头发乌黑  眼神明熠
慈祥的脸庞上皱纹稀疏
婉拒着岁月走过的足迹
记得您走时
农历陆月的天像蒸笼一样
笼罩着疯狂生长的花生秧
你在田间劳作时猝然倒地
瞬间停止了在这人间的呼吸
接着就是倾盆大雨
是苍天不落忍
还是想掩盖自己的罪迹
那雨不但淹没了人间
更覆盖了我倾泻的泪滴
我亲手用架子车将你拉回
又亲自给你披上丧衣
双手抖索着殓你在冰棺里
您覆盖着火纸的脸
比往常平静得出奇
而又是一个不幸的日子
三年前  父亲也和你住到一起
你们都还不算老
却过早地离开了深爱的子女
让他们常常因内疚而黯然泫涕
难道是天父看你们贤淑
想急招你们到天堂任职
可我们还需要您呀
以致每看到你们的同龄人
心就会莫名其妙地悲戚
如今  我长跪您坟前
却欲哭无泪
你看  鲜花正装扮着大地
春阳是如此的妩媚
可我的心中却这样的悲
母亲呐
哪怕让我大哭一场
泪花伴着纸灰纷飞
或者干脆落一场霡霂
让所有花木都有泪垂
但这个世界到处都在死亡
除了不朽的精神和深邃的情感
我看过落叶飘零和花木凋残
也看过震后余生和战火重燃
还有载满死尸冲上岸滩的难民船
是的  一切都得死亡
你们的贤德终将被后世遗忘
但至少在我这代
我要像珍视自己灵魂一样
将您们的情操高高颂扬
多年了 您们是否已忘了
回家的门
如今老屋犹存
门前怒放着您们亲手植下的紫荆
春风中似在等待故人
  
恨不能胁下生出双翼
奔天堂偷回钥匙
踏尽三月的烟雨和落花
在奈何桥边骑着白马
——接您们回家


2
桃花喋血 梨花溅泪
雾非雾 雨非雨
这个神经错乱的春晨
谁在招魂
圣地不是 殁地不是
鬼非鬼 神非神
这个伦纲颠倒的年代
谁在质问
阴云强压通天的烟霾
东风戏弄杨柳的嫩舌
一个湿漉漉的灵魂
——回来了
他雨中长跪 哭泣嘤嘤
哭一位深埋地下的魂灵
可惜眼太干 已无泪
可惜音太悲 已无声
听 鞭炮在四周爆裂
他入定般无动于衷
难道他在虔诚赎罪
回忆着往昔的情景
一些人注定一生苦难
死后才会不朽
一些人注定一生荣耀
死后化为乌有
但您在我心中
至少在我心中
是我永远的神灵
除非我也化为灰烬
若赤诚能感动上苍
请赐予我无与伦比的力量
即使没有妙术将你召回
也愿倾尽所有热泪
愿唤来高山为您驻守
挡住那南来北往的雨苦风愁
愿搬来河流为您展喉
驱散那日夜相伴的孤仃烦忧
让那偶尔飞来的鸟翅
为您扫墓
让那不知名字的花草
为您薄祭
         
让眼泪因激情熔钥
打开一道道墓碑
让大地因悲痛裂缝
在幽冥地府我们相会
我要在您面前长跪
乞求能容我赎罪
我要您能获得永生
那怕再陪我半程
但就像一双眼睛
眇瞎后才知道它的珍贵
但就像一段爱情
失去后才发觉痛彻心扉
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
知道失去了你
使我背着无法排遣的落寞
孤单地在这个人世间苟活


3

冬天的脚步渐远 春意阑珊
盈盈香风扑玉面
梨花雪白 柳叶如裁
金黄的油菜花点缀着青麦
如此美景误人
因清明节来得如此不衬
真希望落一场烟雨纷纷
淹没一个个欲哭的灵魂
我们短暂走出红尘
虔诚乞跪先人面前
像一位前来受洗的罪人
接受刑与罚的拷问
虽然春阳妩媚矫情
但九尺之下既是泉台
在伟大的逝者面前
有多少情爱让我们惶恐
那些匆忙赶来祭奠的人
有几个怀揣着真心
那些常年在外不归的人
是否早已麻木不仁
世俗的欲望显然荒芜了亲情
但即使是伪善做作的灵魂
在神圣的死亡面前
也不免森冷汗涔
                       
每一次来都应当愧对
任你如何能耐在此都渺小如虫
我们蹑足流浪在红尘
可曾对得起他们的付出与叮咛
他们活着时我们如何做
他们死了后我们又如何
有时候真觉得自己
远不如那些坟头上小草小花
它们无情无欲 还知永伴先人左右
我们有血有肉 却常年在天涯



《屋顶》
文/若可

空白或者精心打造的花园
承接风,承接雨,承接阳光
踮起脚尖的仰望,流动的月影
在脊背,抚摸思念的细碎

请别望着我出神,删繁就简
天花板的纹路,雕琢生活
那些还在等你的,如同来路
一杯茶饮醉夜色
而我,只是你皈依的净土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270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272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晓月清风实名认证 | 2020-4-3 23:16: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蒙圈,慢慢来

点评

圈起来,划重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4-4 10:24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晓月清风实名认证 | 2020-4-4 09:5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写,不知从何下手

点评

从头下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4-4 10:22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依梅听雪实名认证 | 2020-4-4 09:57: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点赞

点评

好,再来赏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4-4 10:23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睡诗社机构认证 | 2020-4-4 10: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晓月清风 发表于 2020-4-4 09:55
好久没写,不知从何下手

从头下手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读睡诗社机构认证 | 2020-4-4 10: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再来赏哦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读睡诗社机构认证 | 2020-4-4 10:2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晓月清风 发表于 2020-4-3 23:16
有点蒙圈,慢慢来

圈起来,划重点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