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521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694 | 回复0 | 2021-12-1 22: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藏利剑于囊中》
文/荒草

藏利剑于囊中
在城市的夜里奔跑
路灯下的冬日的街道
无处可以躲藏
风声仍那么大
还在四方流浪

便奔波于匆忙的脚步间
用侠客骨中的傲气
去翻寻残余的食物
对人的施舍不屑一顾
在寒冷的灯下于角落蜷缩
将曾失去的尊严一一捡起
直至死去

做万里独行的孤寂
在钢铁中游荡求生
便到死去也不向忙碌中的人乞怜
满带警惕的穿梭
在死气沉沉的人群
做自己的英雄
像一个真正的侠客那样死去
剑藏于囊中
像一只真正的猫那样
满怀尊严



《秋天,最后的夕阳》
文/沈章宝(安徽)

缓慢地落入低于村庄的天边
像一个溺水的人
极力地在黑夜到来之前
抓住一缕炊烟

几个赶路的外乡人
行色匆匆
如没有巢穴的鸟雀
在这最后的余晖里寻找枝头

陪伴他们的落叶
跟在身后
紧紧地追赶他们的脚步
天空之外偶有几声鸟的鸣叫

秋天,最后的夕阳
以它黯然的坠落
给星星让出了明亮的舞台
成全了一个安静祥和的梦境



《冬日印象》
文/小建  (上海)

黑夜倾斜
雨水连着西风,落叶起飞
聆听雨声的我
寻找夜长的归处

早晨,街上一路黄金叶
那是我。昨夜
遗失的一地诗句

翌日,初冬的天空
湛蓝无垠
有飞鸟掠过我的视线
天地,留下了我的余光

秋事往矣
黄金叶埋葬了冬天的雨水



《诗三首》
文/张占云

地平线

行走在
西风里的瘦马
被夕阳
拉成一缕炊烟

在牧羊人
沙哑的歌声中
远方
是你苍凉的背影

落花

风中的蝶
在婉约的古琴声中
一如月亮的眼泪
落在酒杯里

品酒的人
在河的上流
等你

末班车

除夕的月亮
回家了
家中有酒
有热乎乎的饺子

没有回家的人
在缠绵的萨克斯声中
望着最后一趟客车
消失的方向



《摁住骨子里的冷》
文/凡富堂

呼啸的西北风
抖落的不仅是枯叶
还有尘世的败笔
和一地的风情
一阵寒风酝酿的雪意
一场大雪酝酿的春天
都孕育着无限的可能
沿着风声遥遥而来
自然界的草木
都会依着这滚滚的气息
从头再来
都会重新回到
烂漫的春天
唯有人生不能回头
一条路只能走到黑的命
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只有摁住了骨子里的冷
才能攥紧温暖
走向光明



《生死》
文/白荫

题记:上海有一条漕溪路马路,一边是公园,对面是殡仪馆。


谁要的黑与白的
强烈对比
谁安排的生和死的
如此的对立
一边是花香鸟语
一边是人间地狱
这是建筑中的偶然相遇
还是建筑师的故意设计
应该有怎样的一次经历
来表达这一种情绪

一条马路
从头走起
生在左翼
死在右翼
假如从尾走起
生在右翼
死在左翼

我们日日夜夜的
在这一条路上
来来去去
没有想过
生死的距离
无数个白天
无数个黑夜
我们为一个人的到来
欢天喜地
也为一个人的离开
泣声无语

在这一条路上
清晰无比的建筑
静观其变的沉默不语

公园你只要去过一次
一种生动
就会让你兴奋无比
一次追悼会
你只要有一次站立
就会低头不语

现在是上海
一个很平常的夜晚
明天的太阳还会升起
很多的人
很多的事
都在过去



《祭奠:六月的风》
文/耿兵(上海)

我听到流水的声音
仿佛
夜色中的苦欄
从心底发出的救赎
没有雨水
就从温婉的月色里
抽出一把旧镰
那些绣迹斑驳的光影里
父亲还在默识着什么

一望无垠的庄稼地
只有空阔的风濯荡着我
以及我内心落满的尘埃

睡莲的样子有些特别
在灰濛濛的雨季中
唱响六月的空灵
流水  是止不住的音符
总在黑色的魂灵里
轻易地
与一颗陌生的心交谈

我的孩子    手握菊花
吻向他爷爷的墓碑
寒风愈紧
我越能感知这千般的寂寥   万般的空阔

摇摆的阔叶林   愰若
一条空灵的白幌
而我总能从这空洞的背后
发觉父爱的存在

空阔:
是有生以来最惹火的修辞

父亲:
是一生赋予我伟岸的根系

我想  定会有沉甸甸的谷粒
密密地填满我
饥餐的胃



《期待:城市的爱情熨干我的浅薄》
文/耿兵(上海)

当我  不再用一枚浅薄的说辞
阐述你的花园
言说你的平淡   与高洁
那些与你有着相同气质的黑玫瑰
是我   用尽一个夏天
为你铺陈的爱情

像我  游说与你的帝国   你的城市  你的严冬
那些罂粟
只是在我心尖肆意地涂抹
你悲伤的泪滴

困惑   愤怒
或者
是用凌乱的词藻
为你写下来世的盟约

我焦灼的黄昏
已在我心深处
剜下不悔的陈词



《一切:都被阳光深爱过》
文/耿兵(上海)

紫茉莉开的时候
那紫朦胧的光影 便深陷进我的骨头
深陷其中的还有五月的一场浩劫

我不明白   这些令人窒息的蟒蛇
会在广袤与狭隘之间
怎样地选择与一株山株萸
相依为命
怎样地用一些敏感的词汇
将午夜的灯盏点亮

这仿佛会延缓我梦中交谈的语速
这迟缓的事物
让久别的草原更加厚重

光凭一枚祖母的钻戒
我们就能
在浩瀚的人间
肆意穿行

在轻轨旁  我亲眼看见 那列疾驰而过的轻轨
驮走我一生
有限的盛年

我只是在影子间选择逃避
选择与春天
背道而弛

轻轨旁的风  掠过我的头顶
我的墓穴
栖居着我永恒的爱情

在这里 我与一株榉木
世代友好
如果恰好有暮雨在黄昏勾勒 永世
我宁愿
携着彩云而归
在六月  
注满雨声



《这些空阔,与生俱来》
文/耿兵(上海)

我不明白:这些长势繁茂的植被
怎样地将自己的血液
藏进阴森的丛林
构谄
一片草原的壮美与热烈
这高大的榉树   这有着贵族血统的
白桦

不要说出我们深爱的密码
这些几近颓废的残阳
依然能够默识
我们经历的风雨里
有过的哀婉  悲凉

这些令心麻木的词语
只用一根僵硬的棒槌
就能击碎
我们有过的苍桑

像黑蝴蝶那样爱上它们
钟情的桃束




《致命》
文/耿兵(上海)

爬不出  黄昏  秘制的陷井
我一步一步深陷的脚
有了挣扎的印迹

湿地公园呈现的一切
是身体中最难治愈的沉疴
仿佛   只有云朵
与之对白

彼此 你找不出一切脆弱事物的存在
在湖边的沼泽中
那些卑微的蓼兰
已不再选择臣服
选择规避梦境缓缓袭来的灾难  苦厄

像阡陌无尽伤感的苦楝树
匍匐在故土
父亲的坟地



《消弥》
文/耿兵(上海)

站台上的舞女有些慌乱
像是栖居桉树枝头的寒鸦
为什么一片馥郁
换不来一片春光

桃儿的花簇   几近萎顿
没有人从消弥的时光中走出
像几枚秋风中孤傲的叶片

黑暗中的雨滴  击碎了梦中纷呈的碎片
或者是瓦砾
这些简单的事物之间
有着太多的琐碎

灰色的光感    从乌骓马的鼻息中喷出
青草的气息
是烈风中与生俱来的恐惧
这陌生的簧孔传导的
只是颤动的心跳

搁浅的往事
在光感中聚集
多雨的季节
只有花是多情的



《这些月色,抚慰过我》
文/耿兵(上海)

曾经   用一枚锈迹斑斑的锁匙
试图打开你尘封已久的心
我听见锁孔里透出的繁华   透出比芰荷
还明艳的植被

你知道     我有我的伤悲
像一枚锋刃伫立在你
久违的城市

在雨中我曾一千次打探
那艘孤舟
有没有一种覆水
可以让你安心

我知道星星的寂寞
知道苍穹下
那只枯叶蝶的机密
像美丽的红嘴鸥
知道大海的忧患:
以喧嚣替代沉默
以一纸梅花
替代曾经有过

当成群的蚁类
用虔诚的方式
打开我隐于身体的
冲动
我想  如果不爱
我还会不会有
雪一样的忧伤



《是孤独还是火焰》
文/耿兵(上海)

如果 这些潇潇的雨声
是从遥远的旷野而来
请让我
从殷商荒废的舞池
牵出一匹战马

或许
这匹处于盛年期的白马
已不再为你驮来浅浅的月光
在繁茂的修辞里
我又一次用满山的积雪
掩饰我初生于殷商时期的爱情

我在成片的忧伤里
寻找属于我们的盛世
用一万顷桃花
为你筑就今世的城

这些佐证幸福的雪
将以高于身体的温柔
为我打开这无垠的荒芜

然后 是火焰
烧死的孤独



《其实,时光是空旷的》
文/耿兵(上海)



当一枚苍凉的种子
不再俯身于泥土
当时光不再以默哀的方式存在
请归还我雪 风暴  雷霆   篝火

在飞鸟轻盈的羽翼上
镂上我的虔诚  我的善良
这些让我千百倍如数归还的东西
我必须在天亮之前兑现



如果你要负我
可以
请在我孤独的时刻转身
你不知道尘世之路的阴险
你不知道那缕圣洁的月光里
藏着一万种足以让我
热泪横陈的理由

雪花  多么虚妄
只是我还未用喑哑的喉咙
为你歌唱
风  
便把你从我身边掠走



我的喉咙里喊不出的
是如青稞一样的葱茏
还有
那些生于亚马逊河流的猛兽
今夜又会让我
战战兢兢

我是孤独的  月光也是



请从我腐败的骨头里
取走三月
以及三月赤裸裸的桃花

那些雪    只有通过无数次演示
才能在我的杯盏中
冒着烈烈的光焰
此时
雪  早已形同虚设
早已不复存在



当我寂寞   当我孤独
当我以一种醒悟者的身份
出现在南方
这空濛的雨水必将赋予我灵性的光泽

我  听见浮萍的暗示
听见那些植根于深渊的植被
被夜来的微澜不断加持着
直至
冰凉的湖水有了归隐之心



我们饮酒  我们歌唱
去虚拟的城市
寻找星星的下落

在你温柔的胸膛
布下千军万马
在广漠的草原
猎杀一只慈悲的雄鹿

此时   时光是空阔的
而我只能栖身于我的故土
与一株株野玫瑰相依相伴



我终于相信
这些云雀一定是前世的雪花
转世而来

在它充满凄厉的眼神中
还有你灵动的影子

风  是空阔的
像一个人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520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522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