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518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179 | 回复0 | 2021-11-24 22: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诗为花开(组诗)》
文/沈章宝(安徽)

一朵花
其实就是一朵花
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当文字遇上花朵
像蜂鸟尝到花蜜的诱惑
文字并开出诗的花蕊

你就是你
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除去容貌和身材

平凡中我们相遇
既是前世的份也是今生的缘
爱并为你而开

《冬日》

独坐冬日的窗前
抚摸缕缕阳光
看迟归的落叶是怎么归心似箭

从枝头到土地
距离既远亦近
只是风来的有些迟缓

楼下偶有行人路过
他们从不抬头看天空或落叶
空寂的阳台上有一双期盼的目光

《有朋自远方来》

昨日有友
从黄鹤一去不返的雨巷飞来

约其在全牛馆
煮酒暖冬

闲话别后
青菜萝卜豆腐汤

友只告诉我一件事
其母已驾鹤西去

此时,有雨轻落
桌上又多了一个空酒瓶



《乱与逝》
文/心之帆

我那些忧郁蔓延,
像轨道伸入翠绿的山林向更远。
在冬日的寒冷里
一抹余晖浸染黑暗
岭上已无人。
你若离去,便平静地离去,
不要让灰烬多一些
镌着花纹的木盒。
乱乱乱,
何处听不见坠落之响
悲恸且欲绝。
或只是那些声响之后再无人追问,
生来只是一时兴起
被人遗忘。
在沼泽地里我囊萤映雪,
在月亮底下我背负那些悲伤通告,
在墓碑与花束之间
我孤守北方,
谁可曾记得他们的离去?
他们——用鲜活的生命结束乱与逝。
那闪着暗光的水面,
那冲不散的乌云,
那一路上我相信月光
迷人且坚定,
冥冥之中的悲伤即使与林雾隐隐绰绰,
悄无声息
是最后一只蝉的聒噪。



《踮起脚尖》
文/涂之时

早上打扫卫生的时候
我的头撞到了卷闸门上
过了好一会儿,站起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长高了

晚上送餐的时候
我的脚被卡在车与石柱之间
能走路的时候
发现我变矮了

从早到晚
从头疼到脚

妈妈回老家了
姐姐请假了
我和锋感冒了
饭店是由我们四根柱子撑着的
现在只剩不够牢固的两根
当我变矮了,锋的压力就更大了
我得挺直腰杆,必要时还得踮起脚尖



《起床》
文/李木

从床上爬起
掀动了一整片云

打开眼睛
百灵鸟娇滴
钻进了树叶的耳朵

我探着身去寻一双旧鞋
触到了
二十年来走过的路

你和那片透明的海
一直死死的
占领着脑袋

碎花的沙滩裙
整齐的叠放在衣柜



《月下》
文/李木

琉璃喝下一肚子的开水
心里暖和和的
玉壶一脸平静,盛着一轮月亮
和醉酒的三个影子
写完诗的剑顺便把一句偈言
刻成了石墩的信念
和尚打伞过来,经念:
无天大法
三个女子一声嗔笑
坠落到小腹,孕育出
一个西天
这时候天上飘下的雪
似一粒一粒智慧
温水从杯子的腹中倒流出来
喷涌的剑气
被一口诗吞掉
酒坛碎裂在地

摸过兰花的手指
也必沾染过血腥



《飙诗》
文/李木

酒杯吐出一条舌头
舔了一口秋名山盘旋的公路
脚下的油门被一朵飘忽忽的云压着
又变成一腿沉重的石头

为争一口诗名
喝下过多少孤单的月亮
醉了的湖泊瘫软在地
多似一个全裸的孩子

她穿在身上的乌鸦
像黑夜一样
向四周蔓延开去


沉寂的山林,另有乾坤
石头腹中的诗句
已经满溢到
快要反酸
来,再干一杯眩晕
把车加速到下笔走龙蛇
似在宣纸上临摹下
妖媚的《兰亭序》

可惜,谢道韫没有兰博基尼
要不然,她也会穿一身
翠绿的裹粽子
把隐藏在阴暗处的灵魂
捏塑出一个鲜活的雪人



《美妙的世界》
文/双边散人

世界,好奇怪

天上
昼与夜轮回统治着
礼貌,带着谦让

地上,所有的物种在厮杀
在你死我活中交替

人来了
放弃救世的想法
以杀戮成为主宰
然后呢,自相残杀
即便文明后
依然用柔软的舌头扣动扳机
射出谗言

艾滋不过更丰富血液
癌症使躯体有了新的内涵
邪恶会在邪恶产生
失控

我来了,总结了所有的邪恶
踩着腐烂的荷花放出
榴莲般的恶臭
以更贪婪的想法
作恶......



《诗三首》
文/张占云

白发

河流的使命
把一棵树
留给了荒原
食指敲响的青石板
沧桑    把灯
点亮在树冠上

远远望去
在鹰飞过的地方
是一片茫茫雪原


火焰

跳动在
高脚杯的寂寞
是一首
艳红的古曲
让云朵
坐在手心里

涅槃的花
以色的形态
阐释着空


写进诗里的雪

离别时
我醉倒在一棵
开满梨花的老树下
北风吹过的山岗上
留下了一串萧索的马蹄印
直到天边

羌笛   琵琶皆已散去
漫天的飞雪
让我想起
远方的那一轮明月



《在芦苇里打坐》
文/凡富堂

北风并刀
剪开一湖的辽阔
我背负着命
在尘世的低处前行
白头的芦苇一样
依水而弓
垂钓着生命的柔情
许多的往事
如水面荡漾的光影
走着走着就轻了
直至无形无踪
所有的苍老
都会令人动容
在一丛芦苇里打坐
即便是枯萎
依然会坚守如初
聆听内心的柔软与温情
也聆听岁月的肃杀和坦诚
一边推演
一湖的冷水和鸟鸣
一边摁住
透明的纯粹和风声
哪怕是止不住的摇曳
亦是无比的从容



《冬天的风》
文/夜里行舟

冬天的风
与其他季节的风不一样
它会弹——弹树枝,弹电线
弹出来的声音
如鬼哭,似狼嚎

听到这种声音
我既兴奋又沮丧——
这美好的人间
这冬天的风
你使劲地弹吧
弹黄河,弹长江

我说这冬天的风啊
你就使劲地弹吧
弹弹我,再弹弹她
高一声,低一声



《银杏树》
文/白荫

黄色的
就是在这样的地方
那样的独立
又那样的张扬
干净的马路旁
呼唤出一种
黄色的自然
这不是梵高向日葵里的黄
不是秋天丰收的黄
那么多的黄色的叶子
像几万只黄色的蝴蝶
挂在了高高的树上
阳光洗着叶子
把每一片叶子擦亮
叶的脉络
清晰得就像
X光里的影像
那是另一种姿态的盛放

我在远处眺望
我在近处遐想
那是一种怎样的黄啊
黄得耐人寻味
黄得浩浩荡荡
汹涌彭拜的黄
好像把一块地
都在摇晃

有怎样的辉煌
就应该有怎样的
狼狈不堪

风的手
把很多的
银杏叶子摘完

我站在十字路口
我要问
黄色的蝴蝶
飞去的地方



《我没有办法》
文/叶小松

我没有办法,我
没有办法不流下眼泪。
因为思念的太久,
总觉得到了
岌岌可危的地步。
我的心痛,说不出来
只能让它继续心痛。
趴在床上的心痛说不出来,
甚至连烟也不想抽了。
我埋头苦思,埋头苦想
却走上了一条背道而驰的路。
那条路越走越黑,
就像走进了一万年前的太平洋。
海面上,冰渣裂开我
痛苦的想象。闪电的声音
咔嚓咔嚓,裂出了你
浪漫的样子,我没有别的办法,
不知道能不能继续爱你
就是这样。



《榉树,青春的样子》
文/耿兵(上海)

我仰慕于一株榉树
它有博大的胸怀
和令人敬仰的灵魂
在每一个落花凋敝的夜晚
以一位智者的身份隐身

那些尼采式的哲学
不需要什么光泽
便可以在阳光里横行

匍匐在曾祖父前的杂草
以及杂草上那么多旺盛的积雪
往往掩盖了事实的真相

乌鸦是早就没落的王朝
在血性的光芒中
雪花往往是带有佛教色彩的

其实。  无论天空多么辽远
总有一个人
会在时光的脊背上低翔

我们黑洞似地谈论卡夫卡、尼采、卢梭 或者
是具有宗教色彩的牧师
它们往往能在羊群潜入亚马逊流域时
占尽先机

春天是被邻家小妹
弃养的猫咪
它们却难以得到
时光的庇护

在那些积雪深处
一切都是多余的
我听到夜晚甜甜地呼息
直到原始森林深处
传来不息的
海浪



《流泪的桦树》
文/耿兵(上海)

这硕大的雨声已经
劫持了
一场法事
或者那些圆寂的高僧
还在背井离乡的路上
我听见大寺的桃花

这拥挤的声音
有着灵性的光芒
我有蝴蝶兰一样的幻想

这多么空灵的事物
已足够多的证据
证明我的原罪

像一生只还没遇到过雨季

栀子花
比我的眼泪还要密集
比阳光还要炙热
除此之外
我还拥有什么呢
比如爱情
比如这铭刻于桦树上的
眼睛



《月影花移玉人来》
文/耿兵(上海)



爱人   请原谅我的虚伪   我的空灵以及
我遗留在雪地上的
情书
我只是对一只蝴蝶说过如此
真挚的情话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
这些让我沉默的东西
已成严冬无意的谶语
让我流浪至今



我有月光无垠躯壳
在无人经过的夜晚
我只是以风的形式
出现在你虔诚的梦里
那些绞股兰
只是风中等待超渡的植被
每一株都被不断加持
我在风下铭记你的存在
风  是多余的
在无尽的深蓝里承载着你如大海般地
悲郁



我们在每一个夜里饮酒
代替那些生长旺盛的庄稼
诗人祈福

在梵高的每一幅抽象画里
寻找烈风中的向日葵
在它行装待发的表情里诵读《愣严经》

我们是高贵的
至少我们比春天更具有可比性



那些顽劣的石头始终无法改变笨蠢的本性
我们可以在它
坚硬的体表上刻上桃花  君子兰  梅朵
用殷商晦涩的文字
剖开身体里暗藏的激流



我们在辽远的时空里饮酒
在昏暗的蓓蕾里
涂鸦
我们劣性的诗句

在灿烂与腐朽之间
努力地活着

阳光赋予我们的力量
永无止境



渴饮这些身体里的疲惫于寂寥
我们都有虚伪的一面
但我们都有一幅
密不示人的面具

足以让我们能够得以
在这个尘世
苟活



我们只是多余地话着
用我粗鄙的眼光
看待世间所有的美好
而我们却活得如此坦然
我们是从淡定的生活中
规避喧嚣的人类



《北方,哦!北方》
一 一给我的好友子兰女士
文/耿兵(上海)

永远           有多远
我一次次发问
一次次得到的只是风儿
无尽呼嚎的声音

像一根锃亮的竹签插入我狂跳的心肺

来世   是何时
是否   是在今宵咫尺的梦里
这  让我一次一次癫狂的梦境
无数次烘培着我冰冷的心脏

曾几回   我爱上屠刀
爱上这些毫无情感的刃器

在北方  即使是三月
仍有叠叠的残冰
这些让我沦陷的城池
又一次如同枷锁
让我深陷其中

温婉的夕阳   灼灼的桃花
只是千里冰封以的外传说
依旧困我于这个北方
狭窄的巷道

那大片大片的玫瑰
只是南方丰盈的遐想
而我只是在这个久违的城市
禁锢着我沸腾的血液
在北方保持永世的沉默

像喑哑的玄铁   掩埋千年
千年呵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517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519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