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文坛大事件] 著名诗人傅天琳今逝世|诗歌作品选读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1300 | 回复0 | 2021-10-23 20: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640?wx_fmt=jpeg.jpg

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原副会长、重庆市作家协会荣誉副主席、重庆新诗学会会长、《银河系》诗刊主编、重庆出版社编审、全国新诗(诗集)奖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傅天琳,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10月23日11时03分在重庆逝世,享年76岁。

640?wx_fmt=jpeg.jpg

傅天琳诗选

秋天漫步


秋天,我们一块儿到田野去
在家里呆久了
花也香得疲惫
我们去摸一摸阳光
到秋天它就更可爱了
从门前去
从江边去
迷路之后才知道
有无数的路都通向秋天
我们可以任意地走


江水唠叨
要我再次公布我的经历
那是山中的柠檬树
但我木质的河道已经奔流

真想划一只小船去江心
洗一洗我的脚丫子
让你骂我好了
你是真诚的但不是永恒的
你是美丽的但不是唯一的


但我崇尚秋天的绝对精神
因此我绝对相信
你仍然会说我是勤劳的

在你受人赞叹的果实中
饱含多少被侮辱被损害的眼泪
如果吃起来和眼泪一样苦
那么秋天你一定会惭愧

世界上谁最聪明
当然不是国王
国王总以为自己最聪明
而我们却愿意在每一个秋天
培育一次校正一次自己的灵魂



给母亲过生日
母亲,你早已不在世上
我跪在钟表的废墟上给你过生日
时针甩开它的小蹄子一路疯跑
你知不知道今天你都一百岁了呀  
你把黑夜深深吸进自己眼瞳
留给我们的永远是丽日蓝天
你早已凌驾于风之上霹雳之上
一切屈辱与蹂躏之上。但是有了今天
时空就是一种可触摸的亲切物质
就是你重孙子手里这块酥软的蛋糕


日 出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寅时、月亮、露水、敖包、经幡
隐隐的哒哒哒的蹄声
一轮红日
踏着红云扬起红鬃骑着一匹红骏马来了
来了
大草原的日出
上苍之手加持过的日出
现在我想把它看成是一个老人的日出
如果可以
这花这草这亮晶晶的水就是我的
这一座天空也是我的
如果可以
我就看见了血胎中的自己
正发出崭新的婴儿一样的心跳
如果可以
我生命里的能量
就有可能多一些,更多一些
因为加进了奶茶、篝火、青草、星星
爱和太阳
我必须感恩并牢牢记住这个瞬间
余生最年轻的一天
就从科尔沁
从5点15分的日出开始



青海的草
蜿蜒不绝的被子,纯棉的,弹性的
高原八月的另一层皮肤
是青海的草
经幡拂动下的吉祥文字,生生不息的
牛的、羊的、马的,连虫子
都想生根发芽的
是青海的草
用情歌、酒,和生命源头的水
浇灌。醉人的,静谧而热烈的
让花儿一朵比一朵唱得嘹亮
是青海的草
在蜿蜒不绝的碧绿的早祷声中
让我埋下头去,朴素地嚼着
吟诵着。让我的蹄子点点点点
一路往西,登上最高的殿堂
是青海的草


让我们回到三岁吧
让我们回到三岁吧
回到三岁的小牙齿去
那是大地的第一茬新米
语言洁白,粒粒清香
回到三岁的小脚丫去
那是最细嫩的历史
印满多汁的红樱桃
三岁的翅膀在天上飞啊飞
还没有完全变为双臂
三岁的肉肉有股神秘的芳香
还没有完全由花朵变为人
一只布熊有了三岁的崇拜
就能独自走过百亩大森林
昨夜被大雪压断的树枝
有了三岁的愿望就能重回树上
用三岁的笑声去融化冰墙
用三岁的眼泪去提炼纯度最高的水晶
我们这些锈迹斑斑的大人
真该把全身的水都拧出来
放到三岁去过滤一次


老人与花冠
老人迎面走来
我看见她满额风声
哗哗的皱纹流淌
在皱纹之间
填满了笑容
我看见一顶花冠
娇嫩地
压住了老人一生一世的痛
我看见了美
我不再叹惜花期很短
人生很局限
在万紫千红的纸上
我找到了永恒魅力的
白发的文字作衬



窦团山问

谁最静
谁最从容,谁最沉稳

谁能在山水里一坐千年
谁仅凭一座星空几滴鸟鸣
嚼墨弄文

随身行囊要尽量的空
尽量的轻
谁舍得把功名、利禄
统统扔掉!谁舍得捣碎

捣碎自己的明月
捣碎词语制造的娴熟技艺

谁的心为石头而软
谁的血为杜鹃而红
谁的足趾生满云雾和花香

谁能走进拔地而起的窦团山
将旅途坦然悬挂于绝壁

谁能喝粗茶吃淡饭穿布衣
采四海朝露,获取天地间
绵延不绝的生命气息

谁愿做那棵千年黄连树,苦着
却枝繁叶茂
谁能还原一个唐朝诗人



下一站
下一站
一次次被车轮扬起的尘埃覆盖
背负着烈日和冰雹
我要赶往下一站
那酒旗飘摇,备好茶水的
那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
不是我的下一站
那花潮汹涌,滔滔的鸟声迎面扑来
载歌载舞的
不是我的下一站
一路颠簸
与十万里风沙结伴而行
我要赶往我的下一站
我的下一站
在大漠以西,红柳以西
盛开的沙枣花和马蹄以西
一段最好的人生以西
我的下一站选择空白和停止
在地图上找不到它
它在我的心脏以西


我的北碚
在离北碚还有三十公里的地方
空气中就飘来炊烟的气味
家的气味,亲人的气味
整片秋天被高速公路分开
我带着一座花园在飞奔
我磅礴的相思
早已交给雨的手指抹绿崇山峻岭
只有翅膀才能为我们带来天空
在我梦中,集合了多少缙云山的鸟群
我一刻也没有停下的笔
奋力追赶你的桥梁,道路,古镇,新区
一天天一年年,我在你的光里播种
吸入你山涧的水,嘉陵江的水
吸入你水一样源远流长的文化和精神
我站在夕阳的边上
却感觉内心有一颗朝阳正冉冉升起
我从曾经的一枚果核里走出来
放眼我的北碚
万象更新如孔雀频频开屏
鸟声如此之宽乾坤如此之大
爱情如此之醉芳香如此之深
即使每一片叶子都写着家的地址
我还是迷路于家门口
迷路于这个锦绣的早晨
我是你熟悉的诗歌的老黄牛
把头埋进你的青草,憨愚、陶醉
第一道车辙就是我新鲜的诗行
写在刚刚贯通的隧道
水泥味尚未散尽
我还是你坡地的那棵萝卜
被命运的酱汁反复腌制,百味丛生
还是你矮小的灌木,昂扬的枝叶
磨难和信念把希望赐予了一个柔弱的人
我还是你的云你的雾
那么软,那么轻
狮子峰站在云上与我对视
我的肺里有你松涛汹涌的声音
而此时我却找不到词语
我只能匍匐在地匍匐在地啊,亲吻你
亲吻你泥土里的乳汁,泥土里的根



柠檬黄了
柠檬黄了
请原谅啊,只是娓娓道来的黄
黄得没有气势,没有穿透力
不热烈,只有温馨
请鼓励它,给它光线,给它手
它正怯怯地靠近最小的枝头
它躲在六十毫米居室里饮用月华
饮用干净的雨水
把一切喧嚣挡在门外
衣着简洁,不懂环佩叮当
思想的翼悄悄振动
一层薄薄的油脂溢出毛孔
那是它滚沸的爱在痛苦中煎熬
它终将以从容的节奏燃烧和熄灭
哦,柠檬
这无疑是果林中最具韧性的树种
从来没有挺拔过
从来没有折断过
当天空聚集暴怒的钢铁云团
它的反抗不是掷还闪电,而是
绝不屈服地
把一切遭遇化为果实
现在,柠檬黄了
满身的泪就要涌出来
多么了不起啊
请祝福它,把篮子把采摘的手给它
它依然不露痕迹地微笑着
内心像大海一样涩,一样苦,一样满
没有比时间更公正的礼物
金秋,全体的金秋,柠檬翻山越岭
到哪里去找一个金字一个甜字
也配叫成果?也配叫收获?人世间
尚有一种酸死人迷死人的滋味
叫寂寞
而柠檬从不诉苦
不自贱,不逢迎,不张灯结彩
不怨天尤人。它满身劫数
一生拒绝转化为糖
一生带着殉道者的骨血和青草的芬芳
就这样柠檬黄了
一枚带蒂的玉
以祈愿的姿态一步步接近天堂
它娓娓道来的黄,绵绵持久的黄
拥有自己的审美和语言



一棵树
它们是这样成为一棵树的
一棵树生铁一样锲入另一棵
一棵树成为另一棵腹中的钉子
没法拔,不能拔
那场雷电已经过去一千年
它们一起死过三百年
撕心裂肺地,仇恨过三百年
用同一把冰雪敷疗伤口
又是三百年。最终选择活着
活着,就是宽恕别人同时也宽恕自己
它们保留各自的姓氏
两种不同的叶子在风中招手
这棵树让我无法忘怀
它在南疆温宿县神木园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美国女诗人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获得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