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原创中篇小说] 《日食》文/马志君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43 | 回复0 | 2020-2-14 18:12: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日食】文/马志君
        
                                (一)

       列车是由西向东行驶的。
       出了山洞,天色暗淡下来,车速也明显加快了。
       紫君还在整理架上的物品,好像那些东西怎么也摆不好似的。坐在铺上的玲终于忍不住了:
       “你完了没有?”
       紫君身子颤了一下。他停了一会儿,无奈地坐在了车窗边的椅子上。
      “我怎么遇到了你啊?”
       玲迅速坐过来,望着紫君。她已习惯于紫君的这种沉默。她不指望紫君回答什么。
      “到了蚌埠,你也陪我一起下去!”
      紫君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事先想好了的。他希望能看到玲有个归落。
      “别去上海了,我把事情了断了,我们原回去?”
      这不是一个能回答的问题。玲也知道,所有这一切,是由她而不是由紫君决定的,尽管紫君从来都没说过什么。
    “还有十六个小时了,”玲顿了一会,她在心里盘算着。
    “我,不想离开你,”
     玲说,低下头,在等待回答。
     紫君没有说什么。他像在思索。他看见玲的眼里含着两颗亮晶晶的泪珠。
     更久的沉默。
     车窗外,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原野上,漫着一层银白色的光,像雪似的。
      几天来带着这个女人,从小城出发,时而短途,时而长途,住旅馆,排队,买火车票,又退票,期间玲几次改变主意,紫君随着她。他也误入了歧途,无法摆脱一切。他在走一条伟大的,或是危险的路,直到最后换乘了火车,她决定去蚌埠,紫君的心才安定下来。与其说是顺便去上海,还不如说是紫君想专程送送她。确切地说,这是一场紫君的悲剧。一切都来的那样自然,流利,自如,无可非议。她无法在最初坦白自己,说自己已经是一个有夫之妇了,而这种信息是她一点一点放射给紫君的。现在,一切都像她的来,以及又要走的那样,顺畅,无声无息。
        再有十几个小时,紫君就要失去她了。他决定把这个女人交还給她的丈夫!
       列车猛烈地向前奔驰,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一切都在远去,像昨天的种种经历。月光照着车窗,照着玲垂下的头,黑发,那青白色的细腻的向后延伸而去的发缝。紫君看见了她两排长长的睫毛,睫毛上的光,那修长而俊俏的鼻梁。
       “我不想睡,君,”玲猛然抬起头,望着紫君:“你难道都不想说点什么吗?比如你的未来,也许,我们也许永远都无法相见了,”
        紫君抿嘴笑了笑。
        那意思可能是说,不见了也好啊。
       “听说她长的比我有气质,你们是怎么分手的?你是不是还想着她?上海人嘛!”玲说,斜视着紫君。但她突然改变了语气: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玲低下了头。
       这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夜晚,被列车承载,携着人的磨难,不幸,纠葛,以及辛酸。她无奈,这样的语气与发问,玲已经不是一次了。
      “我想睡了,陪我,”
       玲说,站了起来。紫君也站起身,帮着整理下铺,他把枕头放在了靠走廊一边,把玲背部给掖紧了。
        车厢里,所有人都睡了,玲也躺下了。她抓着坐在地上紫君的手,她知道,这样的陪伴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紫君把头靠在床边,他能感觉到玲平稳的呼吸,以及车厢下面铁轨向后滑去的颤动。他握着铺上铃摊开的手。他想等铃睡着了,再爬上自己的上铺。
        紫君也知道,每一次,只有玲发落完这样的问,抱怨,一场谈话才能结束,才能平稳地接近尾声。
     (未完,待续。)
楼主热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56

主题

159

帖子

1987

积分

庶吉士

Rank: 6Rank: 6

积分
1987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

看人用白眼,邀下联
高手来对联。上联:看人用白眼邀您对下联:
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姜斋诗话》
《姜斋诗话 卷上》清·王夫之 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1619年10月7日-1692年2月18日)
宋代李清照《词论》
《词论》宋代·李清照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约1155年),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济
最美诗词大会:《飞花令》精彩对决!最喜欢
最美诗词大会:《飞花令》精彩对决!最喜欢的一段! 飞花令,原本是古人行酒令时的一
清代孙麟趾《词径》
《词径》清代·孙麟趾   梦窗足医滑易之病,不善学之,便流于晦。余谓词中之有梦窗
明代朱承爵《存余堂诗话》
《存余堂诗话》明代·朱承爵 朱承爵(1480~1527)明藏书家、刻书家。字子儋,号舜城
唐代齐己《风骚旨格》
《风骚旨格》唐代·齐己 齐己(约860~约937)晚唐诗僧,本姓胡,名得生,潭州益阳(
沈义父《乐府指迷》
《乐府指迷》宋代·沈义父 沈义父(约公元1237~1243年前后在世)字伯时,号时斋,吴江
清代李渔《窥词管见》
《窥词管见》清代·李渔李渔(1611-1680),初名仙侣,后改名渔,字谪凡,号笠翁,汉
聂鲁达诗歌《马丘比丘之巅》欣赏
马丘比丘为“古老的山”之义,也被称作“失落的印加城市”,是保存完好的前哥伦布时期